【露中】一次联文活动

是我,沉迷杀人的我,好好的弗拉基米尔•丹尼尔•捷列金我说杀就杀bushi

长了毛的汤圆:

QQ群:露中族
活动:传文
设定:教父(杀手)露x留学生耀  HE
第一棒  君戏
                莫斯科的夏季并不温暖。王耀拉着行李箱,开始咒怨这个天气了。自小生活在中国的他并不能习惯这个偏冷的天气,尽管今天的气温对生活莫斯科的人而言,已经很暖和。
                王耀提了提背包,看了眼手机上的地图,愤愤地低声自语,“为什么离红场还那么远啊!”他抬起头,看了眼天,天气很好的样子。
                年轻的东方人迈开步腿,开始加快速度,身后是行李箱轮子的转动声。一声一声的,扰得心烦。
                红场中间的列宁墓和克林姆林宫之间有一个碑,碑下葬满了英灵残骸,王耀站在不远处,拿出来自己的相机。
                这个相机太久没用了,使用时有些生疏了,调整对焦好多次才可以得到一张清晰的照片。王耀对着红场的各个角落拍了好几张照片,他勾起嘴角,满意地翻看相机里不算专业的照片。他很快就被照片上的一个男人吸引住了。
                单从照片上看,这个人是一个东欧男人。那个男人直挺挺地站在红场一角,背着一个大提琴箱,眼睛不懂盯向何处。紫色的、通透的美丽的眼睛。王耀想在自己的脑海里寻找一个合适的词语形容这个人的眼睛,无奈,词汇短缺,找不出任何一个词可以完美的形容它。
                于是,东方人开始寻找这个男人,很快他就找到了目标。一个高大的东欧男人。
                王耀看见几只白鸽从他身后飞起,翅膀扑棱着,还落下来几片白色的羽毛。那个东欧男人注意到了王耀的目光,转向王耀这边,对着王耀笑了笑,王耀吓了一跳,只好裂开嘴憨笑了几声。王耀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迈开了步子走向高大的东欧男人。
                “hey,你好。”王耀把相机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不得不说,这样看起来,王耀显得有些傻里傻气。
                “你好。你是来这里旅游的吗?”东欧人笑了起来,眼睛亮亮的,像是两颗小星星在里面一样。
                “不是,不是,”王耀摆了摆手,头后面的马尾甩了起来,“我是留学生。”“莫大?”东欧人的眼睛里都是笑意,满满的笑意。王耀木楞楞地点了点头,“你长得很漂亮……啊不是……”
                话刚出口,王耀就后悔了,东欧人愣了愣,随后放声笑了起来,王耀注意到,这个东欧人的声音软软的,“漂亮不是形容男性的。”
                “我很抱歉……”王耀有些紧张地抓住相机,眼睛不懂看哪里,东欧人刚想说几句话,但目光很快就被吸引开来,“虽然,很想多聊一会,但是我的朋友来了呢。”东欧人下来起来,是一种很怪异的笑,说话时还伴随着低低的、诡异的笑声。
                “那……那再见,”王耀后退了一步,“很抱歉打扰你。”东欧人把大提琴箱卸下来,拿在手里,对王耀笑了一下,眼睛都笑完了,“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后会有期吧。”东欧人向王耀手里塞了一个东西,冰凉的金属质感刺激了一下神经,王耀狠狠地被吓了一跳。再回过神,面前哪里还有什么伊万·布拉金斯基。
                东方人低下头,手心里是一个十字架项链,背面还刻着一个教堂的名字。
救世主大教堂——莫斯科最大的教堂。


第二棒  易燃


                伊万快速地穿梭在城市之间,他不想停留,也不敢放慢脚步,因为他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帝会带他远去。
上帝可不会对我这么好。他想。也许带我走的是恶魔。
                伴随这自嘲的想法,他攥紧了琴箱的背带,拐进一座居民楼,直接就进了电梯间,一同进来的还有个短发的女人。
                “这次是谁……?”伊万开口,软软的声音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低沉的,充满危险的声音。
                “弗拉基米尔•丹尼尔•捷列金,那个富豪。”女人从胸脯里掏出一张照片,无视了伊万充满嫌弃的表情继续说下去“他私底下可是掺和了不少不干净的买卖,这次的赏金可高了。所以,Father,干完这一票,您就可以在教堂好好歇上几个月了”
                女人中途下了电梯,独留伊万一个人去了天台,他两支手指捏着照片的一角,四周看看确定没有别的什么人在附近,便反手关上了通往天台的铁门。
照片上肥胖的老头子使他作呕,于是他快速地扫了一眼,将照片揉成一团,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它。
                优秀色阻击手掀开了琴箱,抚摸着黑亮的枪体,很快就又有一个人要命丧于此。
                “嘿,弗拉基米尔,”此时他的声音就如同恶魔的低语,替阎魔传达死亡的讯息。“Спокойной  ночи.(晚安)”


                王耀开学后的第一个休息日就拉着他的室友来到了救世主大教堂,对外谎称是“也许你不信我祖上有俄罗斯人我其实信东正教”,实际上他只是期待着第二次偶遇。
                精致的东欧人在人山人海之中依旧很扎眼,奶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之下显得更加圣洁,不得不说,神父的袍子真的很适合他。王耀这样想。
                然后那双紫色的眸子就冲他眨了一下。
                王耀:?????
                他快速地揉揉眼睛,确定他没有看错,可下一秒东欧人就向他走来,他却无处可躲。


第三棒  叶小木


                “王先生,这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呢。”伊万微微歪头,奶金色短发在暖阳下散发着淡淡的柔光,眼眸中却溢满了笑意。
                “唉?这次,这次真的只是凑巧罢了!”王耀连连摆手,急忙解释道。
                “这样啊,”伊万意味深长的打量了王耀羞红的耳后根,又端起神父的架子道:                                “那两位先生要来参观一下这里吗?”
                “要!”王耀握紧了拳头,琥珀色发出异样的光彩,又好像注意到自己的不妥,强争着辩白:“这,这家教堂我早有耳闻,快进去瞧瞧吧!”说罢,拽着阿尔的胳膊便不由分说的往那里大步流星。
                被强行逼迫(?)来这里的阿尔两眼懵逼,又实在没法挣脱王耀强有力的拉扯,只得踉跄了几下,调整好步伐,跟紧在王耀屁股后面。
                伊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略带深意的注视着远去的背影,有一丝暗芒闪过。
                外观高大雄伟,富丽堂皇的建筑里面却是光线幽暗,空气中似乎弥漫着神秘的宗教气息和肃穆感,让人不由得感到压迫。
                五彩斑斓的壁画吸引好奇宝宝王耀的注意,壁画里的人动作夸张奇怪,似乎是一种祭祀舞。
                王耀不由地伸出食指,跟着动作比划了一番,“你在看什么?”磁性的声音猛的从耳边传来,王耀吓得一弹,“没,没干嘛!”
                望着眼前惊慌失措的小人,伊万微扬唇角,像只炸毛的小猫一样。伊万优雅地转身道,“不用太拘谨的,这里可以随意一点。”
                王耀巴巴地盯着伊万嘴角的标准微笑,真假。
                阿尔左手拿着一个憨八噶,右手端着一杯可乐,稀里哗啦的含含糊糊道:“泥砍地阵势泰如弥勒!”
                “喂!你的憨八嘎和可乐哪来的!而且这里是教堂唉!怎么可以……”王耀开始冲阿尔大叫,我的天,这么不知道礼节的绝对不是我的室友啊!
                “唉?可是神父说我可以的。”阿尔咽下汉堡,又灌下一大口可乐,指了指不远处眯眯眼微笑的人。
                “哈?”王耀有些诧异。
                “这没有什么,你们东方不也有这样一句吗?‘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同样的道理,为什么不可以呢?”伊万抛出的这句话是王耀始料未及的。


第四棒  小黑人
“其实信奉什么,都要心身合一,保持真诚,保持信仰”王耀笑了笑“就像爱一个人一样,如果不一心一意,你怎么可能会和他一直走下去”
“什么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那种人只是为了得到神的眷顾罢了”
伊万眨了眨眼,紫罗兰一样的眼睛比往常更加明亮。他接受王耀的话,并且也肯定。
那句话的意思就像他现在的一身黑色礼拜袍,手拿十字架,嘴角轻勾的样子,虚伪,可怕,又可怜。
(杀手从来都不需要别人的可怜)
“没想到…王先生会说出这种深沉的话呢”
伊万笑笑,手指压紧了十字架的棱角。
“种每翔到哇,王瑶你居然萌嗦次这么博学的发…”阿尔含糊不清的讲着话,一边匆忙一样的在和伊万勾肩搭背
“神父啊,王耀他可是文学才子我和你讲,他balabala…”
阿尔就是善于开玩笑,勾着伊万的脖子笑嘻嘻的。
王耀一脸无奈,扯扯阿尔的袖子示意他安静一点
“这里可是教堂啊,你可不能像在寝室里一样那么闹腾”
“哦,是…”阿尔松开手不好意思的咳几声。但他又好像突然想起身,拉起王耀的手说“小耀啊我们的那个论文作业是不是还没写啊!”
“我x!走啊!没写!”王耀被拉起手的时候还一脸懵逼,直到阿尔说起那句话才如梦初醒
一脸慌张的和伊万道了别,当然是不失礼节的微笑再见,慌张的微笑而已。阿尔也着急的挥了挥手,要私奔似得拉着王耀的手扬长而去。
(杀手不喜欢什么?)
“我不喜欢他们拉着的手”
伊万撇了撇嘴,嘀咕着说。但他说完便不可思议的捂住自己的嘴
我不喜欢什么?
“嘿…我在说什么傻话…”
他摇摇头,转身走向礼堂
紧握着十字架的手放下
大拇指已经因为紧压着藏在十字架里的刀而被刀尖压的有些变形,面目全非
(杀手不需要感情)
其实在谈话时十字架上已经流满了血。
回寝室的路上王耀在阿尔后面一直发呆
他看到伊万流血的手指和十字架里的刀
他出门最后一刻回头看见了伊万可爱的举动
他看到了伊万的手
和黑袍底下沾满鲜血的肉体
不是害怕,反而有些喜欢呢…
阿尔不像王耀一般细腻,他可没发现伊万有什么异常
他心里现在只有论文,和教堂里诗唱班里的那群孩子
他好像有点惦记,被修女叫走的那个叫亚瑟的小孩。
他眉毛怎么那么粗?
回到了寝室,阿尔二话不说就坐下来开始找资料和论文斗争,而王耀还在一脸花痴的想着伊万捂嘴时可爱的样子。


第五棒  菌
过了一会阿尔终于注意到王耀的不对劲:“嘿.你想什么呢?你是不准备写论文了吗。”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王耀猛然间回过神“...没什么,你好好写论文吧.我出去一趟.你帮我把论文写了.有好处”说罢不等阿尔反应过来就一溜烟儿的出去了,只留阿尔一人在空中凌乱。
有什么不对...到底有什么不对。心里胡乱的想着脚步却丝毫不乱,左拐右转地进到一条胡同里,走到一家黑网吧,随手抓了把零钱放到柜台上就径直向里面走去,在一台电脑前坐下。手指飞速的敲击着键盘,眼睛盯着一闪一闪的屏幕眼底流光暗动,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礼拜日
阿尔刚到地方就不见了,王耀只能自己一人去找伊万,不过这倒也省去不少麻烦。
教堂里伊万身着白色祭衣在一旁听着前来礼拜的人的忏悔和祷告。刚送走一个就看见王耀在外面,下意识地找上次同他来的另一个人,看不到阿尔的时候悄悄松了口气。奇怪,我怎么了,我为什么...会松口气?王耀在一旁打量着伊万的穿着,没有血迹,看来这次是打理好了呢。


第六棒:Pat
                忽略掉那额外的想法,王耀笑眯眯的看着僵硬了嘴角似乎思考着什么的伊万。
        “看,这个坏孩子起了不好的心思。”王耀伸出食指落在伊万额头上,轻轻一点便让他快速回了神。
        “干、干什么!?”紫色的眸子溢满茫然无措,慌乱和惊讶让自己猛地后退一步。
          “和长辈说话要专注,你这个不礼貌的小伙子。”看着对方有趣的反应,王耀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伸出自己冰凉的双手啪叽一声贴在伊万的两颊,看着对方被自己凉的缩了一下脖子后笑着跑出门边,然后猝不及防的被堆积在门口被人踩的乱七八糟的雪给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真是自作聪明的长辈呐。”伊万拍拂着自己胸口似乎被王耀突如其来的活泼给吓了一跳,用自己软绵绵的声音嘲笑那个脸着地的人。“而且耀你也没有年长多少啊。”缓缓踱步出门,眼睛看了王耀一眼。借着身长优势倒是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儿。
            “哎呀......”王耀吃力的翻了个身,脸上的雪水模糊了视线,鼻头也被冻的通红,甚是狼狈。
            ——倒是这狼狈的样子让伊万一愣。
            然后笑着抓起一团雪扔在王耀脸上。
            “居然挺好看的。”伊万想。
            “我肏。”王耀想,于是放下脸上那一大团雪不管,长手一伸,便把伊万给拽到了地上。
            “我肏。”猝不及防被拽倒的伊万想,顺便一提那个姿势真的很滑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像马戏团表演互怼的两个傻瓜小丑哈哈哈哈哈。”爽朗的笑声划破空气,它来自姗姗来迟的美国小伙阿尔。


第七棒  吾声
                “真的很像傻瓜的。”年轻的美国小伙子仍然收不住嘴角扬起的笑意,哪怕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已经收拾妥当,除了有些凌乱的头发之外几乎看不出什么异常。
                “你们知道吗?我的祖国有一位作家,他写了一本叫做傻瓜伊万的童话书——”
            “你可快闭嘴吧,神父也是有脾气的好吗!”王耀笑骂着拿胳膊肘怼了伊万一下,于是伊万颇为配合的摆了一副“莫斯科第一凶”的表情出来,维持了不到三秒便又和王耀两个人抱在一起笑做一团。
                “你们……”站在两人对面的阿尔弗雷德表情一言难尽,觉得自己被人为屏蔽了,又好像被塞了一嘴味道奇怪的东西(后来他才知道那叫狗粮),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晚些时候,三人在教堂门口分别,阿尔弗雷德直接回了住所,王耀则以需要拜访友人为由向另一个方向离开了,留下伊万一个人,仍然在偌大的教堂前驻足。他幽深的紫罗兰色双瞳有一半都隐没在了阳光在金发下投射出的阴影里,抿住的嘴唇勾不起一点弧度。
                ——这才是,最真实的结局吧?
                杀手没有感情,所以他只能放任自己披着虚伪的面具,然后看着不该喜欢上的人闯进自己的世界,接着再目送他安稳的离开,终于这个世界又剩下他一个人。
                只有孤独的教堂穹顶和古旧的管风琴为伴,一个人在大理石地面上踱步的回声不知疲倦的粉饰着有很多人在的假象。
                那晚,伊万背对着他理应敬爱的神像,微微颤动的淡色嘴唇里吐露出不成整句的絮语,他在向自己的内心祷告。
                我主,只这一次……保佑我。伊万心里这样默念着  ,“如果今晚活着回来,我要在你的见证下向他求婚,无论他愿不愿意。”
                黑色的礼袍在台阶的红地毯上滑行,高个子的神父离开的背影是那样挺拔又决绝。
               
                黑夜,乌云笼罩着泛着血光的月钩,急速奔走的人在小巷内留下一串急促的喘息。
                铁锈一样的血腥味道,昏暗的微光下眩晕感如潮水般涌向大脑,一遍一遍的冲刷着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意识。
                他被暗杀对象摆了一道,即使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他仍然只剩下逃走的力量,而现在……伊万扶住残破的墙壁,立马就有老化的墙皮剥落下来,在他的皮质手套间化成灰白色的齑粉。
                要完了。
                果然什么不存在的主根本无法保护他的信徒人类,这些渺小又自作聪明的蝼蚁,只有在面临死亡时才会想起寻求庇护。可是你们看啊,主根本不在乎你们,就像他不在乎我一样。
                伊万有那么一瞬间开始唾弃自己的愚钝无知,他心存悔意,却并非来自对神明的不尊重。
                他还想见一见他的光——那个名字温暖如阿波罗一样的中国人,他在与他分别四个小时之后开始思念他,并且即将把这份思念永久的带去天堂。
                不……他这种人,只配下地狱……穷途末路的杀手靠着墙壁滑坐到地上,他听见了“审判者”们的脚步声,他们一定全都佩戴着枪支与弹药。
                来啊,给我个痛快,杂鱼们。伊万看到一双鞋在他身边停下,连一个抬头都懒得施舍,只是静默着等待生命的终结。
                只是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他爱的人,心口的位置便还是疼的厉害。
                我快死了,可我还是想他。如果来生侥幸遇见,我一定要一见到他就向他求婚,不论他愿意与否。
                伊万喘得像是破旧的风箱,但一想到王耀的样子,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微笑。
               
                等待生命终结的每分每秒都煎熬得心似刀割——预想中的冰冷的刀片或是枪口却并没有落到他身上的任何一个角落。
                直到——
                “你为什么不说话呢,布拉金斯基神父……”
                窸窣声中那人蹲了下来,一只算不上温暖的手抹去了残留在杀手脸上还没干涸的血迹。顺着骨节分明的指节上溯,伊万看到了那张他最渴望看到的面庞。
                “我并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我有一句话,现在就要说出来。”伊万的嗓子哑得厉害,但他依旧那么说了下去,一面抬手抓住了放在他脸颊上的那只不属于他的手,那上面刚刚沾满了追杀者的血液。
                “我不想留下什么遗憾,所以我想要你的余生。我会从此隐姓埋名,但我承诺尽我所能让你过得富足……”
                “……这可不是什么合格的求婚辞,我的神父先生。”王耀主动将头伸了过去,将自己的话都嚼碎在交叠的唇瓣间清晰的传达给了他最最亲爱的神父口中。
                “无论贫穷或富足,年轻或衰老,王耀都愿意一直陪伴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身边,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伊万用着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王耀搂进自己的怀里,给予了他的爱人一个充满了血腥味与柔情的亲吻。
                “不,这远不够。”伊万接着熹微的月光看着王耀那张棱角不甚分明的脸,眼底的温柔快要溢散出来。
                “直到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离。”


END


这是和各位太太一起联的文,大家可以包容我这个渣渣真的很感激,由于我目前就知道两位参与联文的太太的id,所以只能艾特两位,其余未被艾特的太太会在评论区补上艾特。 @易燃℃  @瓶声吾邪

评论
热度(41)
  1. 易燃℃Azure色的汤圆 转载了此文字
    是我,沉迷杀人的我,好好的弗拉基米尔•丹尼尔•捷列金我说杀就杀bushi
© 易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