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国设  苏露不同体  苏中挚友  露中爱人 苏中兄弟【??】
•脑子 没有√
•题记借用柴郡er,已授权√ @柴郡猫*_冻成傻逼
•圣诞节快乐,食用愉快
———————————假装是分割线———————————————

白桦林里再也不会响起你的琴声。

  王耀到达莫斯科机场的时候,是莫斯科时间2016年12月24日中午十一点多一点。
  这天的莫斯科阳光很好,只是缺少温度,刺眼的线条透过玻璃直射进来,慵懒地趴在王耀墨黑的头发上。
  国家意识体略显疲惫的面容依旧姣好。某种鸟类尾羽一样的睫毛在脸上打出一片阴影,琥珀色的眸子折射出柔和的光,因干冷的天气而有些起皮的嘴唇变得不那么红润嘴角绷紧,精致的下巴朝着一个方向稍稍扬起。因仓促出行而无暇打理的长发垂下,散落在白皙的脖颈里。他下意识裹紧了身上的米白长袄,黑色紧身长裤和休闲皮鞋衬着他更加好看——这是商场里导购小姐的原话。
  长时间的等候令他开始有些不耐烦,重重地把一个看上去很有年代感的皮箱砸在旅行箱上,摔完一脸的心疼和后悔。尖锐的小虎牙拽掉了包裹着葱白一样修长手指的棉手套,飞快划开华○手机的锁屏,略过几十条未接来电,拨出一个几小时前打来的国际长途。
  “喂~?”电话那头的人像是没睡醒,糯糯的声音懒洋洋的。
  “听好了我的罗刹国小王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住处到机场可用不了四十分钟。现在是莫斯科时间十一点四十七分,你告诉我你来接我然后我在这里傻等了多长时间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就立马买张机票回去!”
  机场喧闹的人群依旧喧闹,偶尔有几个人停下来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这个异乡人。
  “噗嗤…你…你回头。”对方憋笑的声音另他更加不爽。
  “回头就回头!怕你个小……!”
  瘦小的中国人一转身就被圈进了一个巨大的怀抱。他奶金色的头发依旧软塌塌的,几缕过长的刘海在王耀耳边撩来撩去,混着温热的呼吸。
  “喂蠢熊,放开我啦……”王耀一边抬起手肘,一边用被禁锢在胸前的手推他。
  “耀,欢迎来到我的心脏。”伊万慢慢松开他并向他露出一个教科书式的微笑。
  “首都而已,别说得这么肉麻。”伊万嬉皮笑脸地接下了王耀砸在他肩膀上的一拳,上前拎起了他所有的行李,领着他的东方情人走向停车场。“快点回家,我快饿死了!”

  王耀把自己疲惫的身体随意地甩在副驾驶的皮革座椅上,扭过头看着高大的正装东欧青年把自己的东西塞进后备箱,再从另一侧上车,先扣上他的安全带,解开,又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拧着身子帮自己系上那个活扣。
  “你今天没喝酒吧?”王耀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眯着眼睛问他。感冒让他闻不见任何气味。
  “没有啊。”对方好不容易把身体正过来,并带好了两边的车门,毫不犹豫地向他保证道。
  “我不信,”王耀倾斜着身子,右腿摽到左腿上,侧着身子瘫成一堆,偏头盯着他。“你怎么能向我证明?”
  “…不行…耀,这不行,我们还在外面唔……!”伊万愣了一会儿才领会他的意思,苍白的皮肤泛着红晕,连忙摆手却被抓住领带一口吻上。
  他何尝不想这样?他想要他,没有一刻不想,但今天的主要任务可不是这个。
  “既然耀这么主动,我也就不好拒绝了。”他想。
  王耀抬起头离开他的唇瓣,重新跌坐在座椅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我们可有段时间没见过了。”
  “是啊,好像是从去年阅兵式之后就…”
  “本田他还好么。”
“挺好的,我刚才他那边回来。”
“你还好意思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是怎么……算了不说了。”
  “回那里么?”
  “嗯,回那里。”

  当他们腻歪着从醒来的时候,伊万说要带他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啊,神神秘秘的…”王耀胡乱地擦了下湿溜溜的头发,水珠依旧一串串流下。
  “到了你就知道了。”说着还恶劣地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冬天的俄罗斯,少得可怜的昼长,还有漫漫长夜。
  夜晚的街景向身后狂奔,空气中的沉寂无人打破。汽车疾行在空旷的街上。
  ……
  “列宁陵墓,”王耀下车,抬头,念了一遍眼前的字。“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嗯…今天比较特殊…”伊万也从一边下了车,紧紧握住王耀的手,带着他进去。
  “那啥,这个时间这里已经禁止入内了。”
  “没关系,我有钥匙。”
  “……好吧”

展厅的灯被打开,但他的目的看上去并不是让王耀参观那个几十年前死去的伟大老人,他在老人的棺木下摸索着,掏出一个亮晶晶的钥匙。
  “来吧,跟我来。”他直起身,向展厅深处走去。
  展厅深处只有一个小屋子,平凡到没人会注意,而这里,就是他的目的地。
  屋里很亮,镁光灯足以让他们两个看清铺有红色旗帜棺木上躺着的苏联人镜片下不再像以前一样微微颤抖的睫毛,莹白的眼皮下青色的血管里曾经滚烫的血液也不会再流动。他的皮肤很白很白,像是以前王耀为了捉弄他在他脸上糊粉底的时候,在灯光下更显得诡异。
  “你就是来带我看他么?他可真丑,跟他活着的时候一样。”王耀用手肘撑在水晶棺盖上托腮,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位“很丑”的故人,已故之人,另一只手也放在透明的平面上,杏仁状的指甲漫不经心地敲击着,他一个抬眼看见站在他对面和他仅隔了一个棺材的,和棺材里的人长的一模一样的伊万,脸上充满尴尬。
  “我不是说外貌啦,这么好的皮囊给他真是暴殄天物…换个词…真浪费。”他低下头,慌忙地解释着。
  “小耀,你别哭……”
  “屁话!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
  王耀猛地抬头,好大一滴生理盐水不争气地滴落在棺面上,讽刺的滴水声像是刺耳的声音穿透每个人的耳膜。接着,第二滴,第三滴……势头无法阻挡。
  “一定是苏州下雨了,看样子下得还不小……”他急忙用袖子抹着脸上的泪水。
  “算了,你想哭就哭吧。”伊万冲过来把他揽进自己怀里,他也配合地把脸埋进伊万的胸膛轻轻抽泣,泪水润湿了一大片布料“你可别忽悠我,下雨和国家意识体可没什么关系。”
  “该死的……去你妈这房间怎么连沙子也没有。”
  他推开伊万,拉着他出去,开车带他到了郊外的一片树林。
  他已经不再哭泣,面无表情地拽出了那个躺在后备箱里皮箱,推给伊万,让他打开,白桦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是……”对方按他的要求打开箱子,是一个裹着苏联国旗的手风琴。
  “这旗子,是我当年从克里姆林宫附近的一个垃圾桶里捡到的,洗干净了,手风琴是他送给我的…”王耀随意坐下,时间已经过了半夜,天空开始飘雪,他顿了顿,继续说下去。“可我不会弹手风琴,伊利亚那个混蛋,他什么都没说就走了,也没有教给我是……”
  悠扬的琴声在林子响起,是一首他从没听过的曲子。
  一曲终了,伊万背对着他。
  “那么耀,剩下的路,我替他陪你走下去。”

END


 
评论(5)
热度(31)
© 易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