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亚的十五年纠缠不休☆【2】

突然发现自己半个月没更了所以愣是在火车上赶了一篇哦我讨厌做火车我讨厌没wifi的北京

哦还是那些老话,可能会出现BUG

真的也许是长篇因为我比较懒

因为马上要开始军训而且要上课了更新速度会更慢【不过如果母上奖励新手机的话住宿党的我也许会快一点

文风有猫饼,感谢所有喜欢

欢迎评论留言私信提意见

————————————————————————

☆第二年☆

  莫斯科的寒冷从入秋开始。

 一个凉爽的夏天过去,气温渐渐下降,一个寒冷的午后,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被派遣去清扫俄/罗/斯办公室里几个月没用过的壁炉。

 俄/罗/斯依旧只是坐在老地方写他的诗句。

 虽然只是闲置了一小段时间,壁炉内外依旧是落满了灰尘。

 爱/沙/尼/亚试探着用扫把轻轻扫一下,却还是在空中扬起了一大片灰尘,两人无一例外地被呛到一口。

  厚厚的灰尘被一遍遍地擦拭,最终沉淀在冰凉的水中。

 “俄/罗/斯先生,需要把火给点上么?”爱/沙/尼/亚直起身,拿手抹了一把拉脱维亚连上的灰尘,又拍了拍衣服的下摆。

 “啊,我自己来就好了,”伊万扔下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关节。“出去帮我把门带上就好了。”

 

  房间重新寂静下来,高大的斯拉夫青年站起身,摘下厚重的米白色围巾,结实的手臂稍稍垂下,羊毛织物从指尖滑落,掉落在铺满同样质地的毯子的地面,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伊万揉了一团写着不满意诗句的稿纸,蹲下来,放在炉膛中央,把干燥的木柴整齐地摆放在上面,从兜里掏出一盒火柴,轻擦一下,小木棍上的红磷受热点燃,随即被扔到壁炉中。

 燃烧物先是落在了柴禾上,弹力促使它划出一条弧线,顺着缝隙掉到了白纸上。

 纤薄的纸张比木块更容易点燃,燃烧产生的焦黑一边吞噬火柴的木棍,一边侵占着白纸的每一寸领地。

 燃烧的稿纸缓慢萎缩,火焰慢慢蔓延到木柴上。带动它们以前散发热量。

 

 伊万一动不动盯着火焰,它们在他紫色的眸子里形成了一片晃动的剪影,也许是蹲着太难受,他又换了一个姿势盘腿坐下,这时他眼中不止是剪影,还有无限的遐想,关于他,关于因特纳雄耐尔,关于他的诗句,关于他的小布尔什维克。

 他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一个扁平的金属酒瓶,拧开瓶盖,酒香气势汹汹地逸出,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

 伊万仰头喝下一口烈酒,高度的伏特加顺着他的喉咙一路烧到胃部,他吞咽时喉结上下翻动着,脖子上的伤痕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这种感觉十分痛快,至少可以解一时之愁。

 于是他醉了,侧卧在地上,面色微醺,眼睛半眯着,抱着酒瓶嘴里不听嘟囔着“小耀,我想吃包子”“小耀,白俄妹妹好凶”“小耀,阿尔真是讨厌”“小耀,上司又给我新任务了”

 

“小耀,你会成为我的,对吧?

你会站在我这边的吧?

你会和我永远在一起的吧?”

 

 拉/脱/维/亚今天并没有睡着,今天立/陶/宛去了波/兰家里处理一些琐事,爱/沙/尼/亚下厨又不是很吃的惯,结果只吃了个半饱,从躺在床上开始他一直在与饥饿做斗争。

 结果还是很没出息地爬起来去厨房找找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

 他如愿地从厨房找到了些熟食,大快朵颐时却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好奇心驱使着,便顺着味道找过去。

 于是。

 

 “快来人救火啊——————”

 

 虽说伊万身为国/家,不会被烧伤情有可原,但是身处火海还能熟睡这就说不过去了。

 伊万被从火中营救出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烧得只剩下领子了,托里斯一边给他盖上毯子,一边还要尽量拦住饥渴啊不惊慌的白/俄。

 直到爱/沙/尼/亚把水浇在伊万脸上他才清醒过来。

 “啊嘞,发生什么事了么?”伊万软糯的声音以及无辜的表情,使人差点让人忘了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伊万·布拉金斯基!”立/陶/宛放开了白/俄,转身抓住了伊万仅存的衣领。“你能不能对自己上点心!”

 “整天就知道写诗写诗写诗!你几天没好好吃饭了!几天没合眼了!说!这次你又喝了多少酒?!”

 伊万心里想:“托里斯你什么时候这么像个老妈子了?”张口却变成了“以前只有小耀会这样说我。”

 托里斯一愣,松开了手,招呼别人退出了房间,把所有事情妥善处理之后,退出房间,只留下一句“请您好好休息。”

 “这是我最后一次犯错了,”伊万坐在床上,抱住膝盖,灯已经熄灭,月光透过窗子撒在他白金色的头发上,他把脸埋进新的米白色围巾,紫色的眼眸上胧着一层水雾,眼泪从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上留下来。“可是,我真的很想小耀啊。”

————————————————————————

TBC


感谢看到这里

我爱你们所有人

文风清奇,这里萌新跪求别打脸

如果正文更完又100fo我就开车虽然车的质量不算很好

我讨厌旅游我喜欢更文bu

 
评论
热度(26)
© 易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