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亚的十五年纠缠不休☆

露中大法好!!!!!!

红色头顶青天!!!!!!

私设苏俄共体【新手短小求别打!!!

有可能是长篇【???然而十分低产

历史向玻璃渣慎入

看标题知结局系列【bu

 也许会有肉【????????????????????

 

 

 

 

 

 

 

 

☆第一年☆ 

  西伯利亚1930年冬天的某个清晨,寒风依旧像刀刃一样刮着,厚实的双层玻璃窗子上结出了一层绮丽的冰花,屋内,壁炉炉膛里的干柴烤得通红,火苗贪婪地舔着炉壁。

  立/陶/宛揉了揉亚麻色的头发和惺忪的睡眼从梦中醒来,象征性地伸一个懒腰,叫醒了旁边的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吱呀——”立/陶/宛推开了一扇厚重的门,惊讶地发现俄/罗/斯正坐在办公桌前,两手托腮,像是在思考些什么“露西亚桑…您怎么起得这么早…”

  他扫了一眼一片狼籍的办公室,原本公公整整放成一摞的信纸有的被揉成一团一团得扔在地上,有的在桌子上摊开,无一例外地写满了好看的俄文。

 “哎呀托里斯君来了啊,”被称为俄/罗/斯的高大男人抬起了头,紫色的眸子清澈透明,呼出的空气透过厚厚的围巾形成一片雾气“能再帮我拿些信纸来吗?”

  感觉好像不够,他稍微歪头想一想:“唔…还有信封和邮票噗呼…”

  立/陶/宛叹了口气,随即跑去仓库拿来了俄/罗/斯需要的东西。

 “露西亚桑…这是要又给他写信么?”

 “是的哦。”俄/罗/斯向立/陶/宛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开始把零碎的语言整理好誊写在一张干净的信纸上。

  信纸很白,白得像窗外西伯利亚的雪。

 立/陶/宛盯着信纸看出了神,在心中默念纸上的内容。

  “милый маленький яо:

  Я даю вам отправить сегодня я тебя люблю,

……

……

……

Сойо, если ты можешь чувствовать любовь моя, то, пожалуйста, напишите мне

                      Ты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

(亲爱的小耀:

  我向你寄出今天我对你的爱,

【以下为一首手法并不娴熟的诗,虽然算不上一首好诗,但却溢满了真实的感情】

小耀,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的话,请给我回信

                    你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

  誊写完毕,俄/罗/斯执拗地舔着邮票,立/陶/宛见状立即阻拦。

  “露西亚桑…邮票…不用这样子舔啦…”

 “不这样舔的话小耀怎么能感觉到露西亚的爱呢噗呼。”

  立/陶/宛也只好看着他装好信纸,粘好邮票,再跑到最近的一个邮局帮他邮递出去。

 回到家时,俄/罗/斯已经回到卧室睡觉了,他睡得很沉。

  “果然是一夜没睡啊…露西亚桑…”立/陶/宛这样想着。

  俄/罗/斯先生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呢?是今年开始的,大概有大半年或者将近一年的时间了,每天疯狂地写诗写信,然后寄给这个叫“小耀”的人。

  想着想着立/陶/宛已经打扫好了办公室,继续他的工作。

 
评论(2)
热度(39)
© 易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