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短篇,红色和十革。重发。

•夏——红色组

生在北疆之外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是没有感受过南国夏天的炎炎烈日的。

好容易把像长在身上的围巾给脱了,短袖短裤,白皮肤高个子的东欧人走在人群中很是扎眼。

天晴得好得很,大朵大朵的云飘在天上,只在最下端有一层淡淡的,太阳照出的影子。

皮肤依旧是烤焦了般地刺疼。太阳是鹅黄色的,淡淡的颜色。天上像下了火。

伊万觉得,这比冬天时,木屋里蒸桑拿时的木炭还要热。

还是王耀把他揪回来,拉到一处阴凉地下,塞给他一瓶冰水,塑料瓶外还挂着水雾,热气遇冷凝结成水珠。

也还是王耀,教他怎么把防晒霜喷在手上,揉匀了抹在胳膊上,腿上,然后又抹在他脸上,顺带拧一把。

小熊的手感还是依旧的好。

伊万•布拉金斯基故意鼓着嘴,捉住自己脸上的两只手放在嘴边用唇瓣蹭着。

夏天到了。

•我不能——可带入十革,乱写。

我无法将爆裂的理智与愤怒相别类
就像我无法将切骨的柔情于你相离析

我无法将星宇撕裂
就像我无法抵挡你的眼神。

岩浆迸发的火焰即是我对你的爱情
河水流淌的声音是你在我耳边的低语

我无药可救
你却如毒品般吸引

我自甘堕落
至海枯石烂
结束于一九一七

 
评论
热度(17)
© 易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