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斯坦丁·瓦西里耶维奇·捷列金·布拉金斯基。
沙俄人的另一面,以及他糟糕透顶的爱情。

纸迷金醉,你早就该醒了。

登基。是人设。架空。无考证。只是爽文复健。


  麻木不仁,你就这么渴求权利吗?镜中的人这样告诉我。斯捷潘•瓦西里耶维奇•布拉金斯基!你看看你,十恶不赦的罪人,你竟然为了尽早登上本就属于你的王座而杀掉了你的父亲。

  那是他的无能。我安慰自己。


  还是夜里,彼得堡寒冷的夜,时任沙皇布拉金斯基,死于他唯一的儿子斯捷潘之手。日里冷的是要冻掉耳朵,壁炉照旧烧着,映得已经变硬的老布拉金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那么一丝暖色。

  脸上凝结了的血渍摸上去有些粗糙,只消用指腹抹一下,就会变成粉末状。

  但已经在柔软华贵的衣物上硬成一块的血污已经...

【十革组/花滑AU】

我死了。

顾江城:

Attention:

1.没有攻受倾向,苏沙苏无差。

2.正文沙23苏17,番外沙24苏18,年龄差有。

3.剧情参考冰尤,斯捷潘的自由滑灵感来源《献给尼金斯基》及《圣彼得堡三百年》。

4.谨以本文献给 @FEIGN_NIGHTMARE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Вейстария.:

北境枫雪: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他只有38热度,我觉得不行。

博物匣:

“你应该是一场梦,我应该是一阵风。”

【红色组】喧嚣人境

被屏蔽了,气气。
走外链好了。
甜甜的。miu刀刀。
大概是高中最后一次写红色了。嗝儿。
链接放评论区。

两个短篇,红色和十革。重发。

•夏——红色组

生在北疆之外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是没有感受过南国夏天的炎炎烈日的。

好容易把像长在身上的围巾给脱了,短袖短裤,白皮肤高个子的东欧人走在人群中很是扎眼。

天晴得好得很,大朵大朵的云飘在天上,只在最下端有一层淡淡的,太阳照出的影子。

皮肤依旧是烤焦了般地刺疼。太阳是鹅黄色的,淡淡的颜色。天上像下了火。

伊万觉得,这比冬天时,木屋里蒸桑拿时的木炭还要热。

还是王耀把他揪回来,拉到一处阴凉地下,塞给他一瓶冰水,塑料瓶外还挂着水雾,热气遇冷凝结成水珠。

也还是王耀,教他怎么把防晒霜喷在手上,揉匀了抹在胳膊上,腿上,然后又抹在他脸上,顺带拧一把。

小熊的手感还是依旧的好。...

From布洛涅 to多佛尔【仏英,雷者你现在还能跑。】

到了晚上还是想瞎写一点。
于是就写了个段子吧。
第一次写dover,见谅。

伦敦冬天的雾气依旧是重的,吸进鼻腔里像吸了冰渣子。

弗朗西斯拉了拉高领的毛衣,企图盖住鼻子,白色的雾气呼出,挂在睫毛上一排小小的水珠。

他也不愿意呆在这里,海港旁边风大极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发了疯的坐上了能跨越英法两国之间那段窄窄的海峡的客船。

没有时间订机票了,他现在就想去看他。

他刚给那英国人发了信息,教他早点睡。又低头看了看表,转车到了伦敦的时候,他应该已经起床了。

也许可以给他带去一些早餐和点心,买点食材回去也行,只是那家伙的厨艺可真是太差了。

夜车不好等,好久才有一辆,好不容易坐上巴士他却睡意全无,满脑子都是那个傲娇的家伙睡着的脸。

一定是蜷着身子吧?他怕冷,抱着被子蜷成一团,也许怀里会带个小汤婆,或许是他养的那只折耳猫。

我要是在的话就好了。他想。我可以把他圈在怀里,给他暖身子,拉着他冰凉的手听着他呼吸平稳直到睡熟。

终究还是这样想着,歪在汽车的靠椅上睡着。

至少等到天明,英格兰的阳光穿透雾气的时候。我就能看见他了。

我喜欢

我喜欢斯捷潘做的小熊饼干,虽然很丑而且他每次都把糖放成盐而且还要很艰难的分辨出那是熊而不是兔子

但我就是喜欢,因为我喜欢他

我喜欢小混蛋给我泡的红茶虽然他总是分不清绿茶和红茶而且经常忘了我需要加三块方糖。

但我就是喜欢,因为我喜欢他

来源自群聊的一次吵架产物,伊利亚视角来自醉茗【假装在艾特他没有lof我也没办法】斯捷潘视角是我对没错

顺便一个群宣:欢迎加入十革是世界的珍宝,群号码:639353922
各位大老爷真的不来看看么。

码。码。

长久:

看了绝对不后悔
来自QQ空间

© 易燃℃|Powered by LOFTER